黄糖

非常杂食
非常杂食
非常杂食
王杰希受相关几乎能吃
拒绝叶受

©黄糖
Powered by LOFTER
 

【三日鹤】《时间旅行》[3]

終楽。:

*架空,逻辑死,没有文笔,想到哪写到哪,前后不通全是Bug。

*前文【】【】【

*新的OOC模式,没有卡阔以的みかつる酱。世界观现在看可能有些乱,会在后续慢慢补充的。实在看不懂可以留言问我_(:з」∠)_

*以上OK的话,请自由的…………



==========================================================================



也算是托了国土不大的福,可以供他们奔跑的路程并不长。虽然五虎退那种左拐右拐的说法听着很可怕,但实际上,他们用在逃跑的时间几乎还不足十分钟——尤其三日月还难得马力全开了一回。


而就是这么顺风顺水一路跑到茶馆门前后三日月却犹豫了,迟迟不肯入内。为什么?因为眼前这座建筑实在太浮夸。虽然某种意义上方便了他的寻找,但这种就差打个旗子上书来呀来呀你们要找的人就在这儿的风味怎么看都很……

“……真的没问题?”

“嗯!”


上来迎接他们的茶馆服务生看来是认识五虎退的。方才见着一面,就什么也没问径直将他们引至茶馆深处。

五虎退说这儿很安全,不再需要三日月抱着他走了。三日月便将他放了下来,慢悠悠地走在他身后,以成年人的身高便利悄悄观察走在最前边的服务生。






那是个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人。

个儿不高,骨架子也是瘦瘦小小,一头微长的嚣张金发不知是染的还是天生的,和着正午刺眼的阳光在耳后一齐编织成股。却又因为不是很够长而被迫不伦不类的将发尾搭在锁骨边上,时不时得用手指拨弄拨弄,衬着没有好好穿着的侍者制服,十分有年轻人身上特有的活力与叛逆。

三日月觉得他走路的姿势有些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最后他们停在一扇紧闭的门前,三日月心想那所谓的鹤先生应该就在这儿了。年轻服务生上前敲了敲门,没得到回应。


“不会是睡着了吧……鹤老爷、我狮子王啊!小老虎来啦,您要是醒着就吱一声,没醒也吱一声!”


——…………。

屋内还是一片寂静。那名叫狮子王的年轻服务生停了停,然后又开始一边喊着一边敲门,旁听的三日月实在是闲极无聊,竟开始心想你都叫狮子王这么霸气的名字了咋不干脆点就叫辛巴呢。

那门又被敲了好半晌,还是没人应声,这情况看着要么是睡死了、要么就是真没人在。狮子王歪着头想了想,接着双手合十冲着门扉拜了拜,然后毫不犹豫打开门,冲了进去!


“看样子你常常暴力闯入,那刚才敲门的意义在哪儿?”三日月忍不住问。

“噢,那只是装装逼,主要意义是当鹤老爷在屋内时可以显得我有好好修习员工手册。”

“………………那万一他真的只是睡着了呢?”

“不会。”狮子王自信满满的说:“鹤老爷浅眠,从来睡不安稳,还有起床气。他要是在,早该第二次敲门那会儿就冲出来将我大卸八块了。”

“……………………”


三日月不明白这年轻人到底在自信些什么。






送来些茶水鹤包扎用的医药用品之后狮子王就借口大堂那方人手不足,离开了。环顾鹤先生的屋子四周,没有现成的温水或是热水,虽然有只烧水的壶子但看着也有好些年头了,三日月实在不敢用。之得又出了房间去到来时留意过的小院取些干净清水,替五虎退好好洗了伤口,仔细挑出砂石,最后才开始上药。

大约是被岩融耳濡目染惯了,虽然主攻方向不是儿科,三日月也还是学了不少对付小孩子外伤时该有的力道和技巧。他的动作极其温柔却又不失利落,纤长漂亮的手指比起包扎、更像是在变魔术,看得五虎退不自觉瞪大了眼。


“您的手指真好看。”小孩子的赞美总是带着由衷和崇拜的:“比大哥的还要好看!”

“大哥?五虎退有很多位哥哥吗?”

“嗯!我有几位哥哥,也有几位弟弟。”

“是个大家族呢。”三日月收拾了工具,起身拍拍五虎退的头,问到:“需要帮你联系你的哥哥们吗?”

“不、不用的!哥哥们很忙……那个……等鹤先生来了……就……”

“——我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五虎退的话音还没消失在空气中,原本被三日月合上的门扉就又一次被人拉开。

看到来人有着与鹤丸一模一样的面容时三日月竟然很神奇的没感到有多意外。也许是一天之内在不同的地方见到三张相同的脸这件事让他麻木了,赶在思考之前,他的直觉就已告诉他眼前这位鹤先生就是他认识的那个鹤丸国永。

而很明显的,从来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递来的一眼验证了三日月的直觉,告诉三日月他就是那个鹤丸国永。


于是三日月沉住了气,藏住自己一肚子的疑问,小心端起凉了一半的茶水,一边品尝微苦的滋味、一边目送鹤丸带着五虎退小小的身影远去。

他不急。他有信心鹤丸会回来解释他的疑惑,所以他不急。



******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小老虎是藤四郎家族的小少爷。”




鹤丸也不拐弯抹角。


“藤四郎家族经商,虽然为了打点关系黑的白的都牵扯了些,但总归是没惹着什么人的。”

“那就是……家族内斗?”

“不可能。”直接否认,“长子一期一振早在二十二岁就继承了家业;次子的双胞胎这会儿十五岁,正是高中的年纪;再往下到小老虎那一辈的小萝卜头除了准初中毕业生的那位,其余都在忙着念小学忙着玩,你说他们互相扯头发打架都比说家族内斗靠谱。”

“…………哈哈哈,男孩子之间打架,怎么会扯头发呢。”三日月笑了起来,然后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微微皱眉,说到:“藤四郎……藤四郎家族……”

鹤丸看他一眼。

“很耳熟,对不对?”

“是很耳熟。”三日月点头。

“你今年三十八了,对吧?”鹤丸又问。

“不对。”三日月正色道:“我今年三十二,你不能因为嫉妒我的帅气就给我擅自加龄啊鹤丸。”

“…………”深呼吸,“……往前减个二十年,在理论上你十二岁、我六岁那年发生过一件大事,登了很久的报纸的。”

“你是说……OSK Castle酒店大火……”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那家酒店是藤四郎家族名下的。不过这跟黑衣人追五虎退有什么关系?”

“黑衣人与你想象中藤四郎家族的仇家恰好相反。他们是藤四郎家的家仆,是一期一振亲自安排下来保护五虎退的。”


这话让三日月愣住了。家仆追赶少爷,什么道理?


“你知道,有时候眼见也并不一定就是事实,更何况只要抓住眼球就能出位的媒体。”鹤丸停下来喝了口彻底凉掉的茶水,继续道:“按照媒体的报导,藤四郎家族除了那对双胞胎,其他孩子在火中应是烧得一个不剩了,其实则不然。”

“事实是双胞胎的骨喰、鲶尾双双失忆,被烧的人数和酒店住客名单对不上,少了一人不知去向。后面的事情就都是我们知道的——除了长子,其余子弟全都不作为继承人培养。双胞胎失了记忆更是无法半路出家去学经商打理家业,如此一来藤四郎家族自是家道中落,外姓家仆各寻出路。那对兄弟除了彼此,也没有可以与他们相依为命的人了。”

“等一下。”三日月打断他,“五虎退不是……”

“你想说,小老虎明明还活蹦乱跳、明明还和你说过话对不对?”鹤丸摊了摊手,“那是当然的。因为你现在所处的时间是四十年前啊。四十年前的小老虎已经是小学生了,而现在的你还连颗受精卵都不是。不要觉得被打击,你不是一个人,因为按理来说我也不是。”

“………………”


——我回到了四十年前?……开什么玩笑。


“三日月,你是无神论主义者,空口无凭的就告诉你现在是四十年前你肯定不会信……可你并不只和藤四郎兄弟的五虎退说过话的。”

鹤丸说。

“药研,在光忠的美发沙龙工作的药研也是藤四郎家的孩子,而且还是小老虎那一辈的。”

“……你疯了吗?他看起来甚至还未成年。”

“他成年了,只是出于外部原因长得小,理论上他甚至比你还大些。”

“你一定是疯了。”三日月眼带怜悯,“精神科的歌仙和我关系还不错,看在我的份上他说不定能给你打个折。”

“…………我说的都是真的。另外,酒店住客名单其实应该少两个人——小老虎、药研。”


鹤丸盯着他,眼睛眨也不眨,一字一句说到。


“人们常说过去所做的一切都会牵动未来。三日月,你愿意相信吗?蝴蝶效应。不动则已,牵一发则动全局的蝴蝶效应。”

“小老虎在大火中做了非常疯狂的事。”

“他以自己的存在为媒介,将唯一有可能幸存的药研送去了火灾发生二十年后的世界。因为他的举动,住客名单里藤四郎家族没了药研的名字。换而言之,二十年前的药研存在被抹消,只留下被硬生生送到二十年后的药研。”

“光忠遇到的、长谷部遇到的、大倶利遇到的、Tsuru遇到的你遇到的药研……是从二十年前穿越而来,被迫开始适应新的生活,以三十四岁的年龄活在五十四岁世界的药研。”

“这很疯狂。相当于让他亲手杀了一个至亲,又亲手创造了一个至亲——在未来。如果那时他没有这么做,你们都不会遇到药研。”



******



三日月还是觉得鹤丸疯了。


瞧,他在说什么啊?蝴蝶效应?蝴蝶效应?一句一句还挺像模像样的,可神棍可神棍了。



“……我们换个话题。”

他感觉自己喉咙有些干。

“如果这是四十年前,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穿越时空需要媒介。”鹤丸想了想,“大约是美发沙龙里恰好有东西与你产生了共鸣。至于我………我是神棍,你可以把我当成能来去自如穿越时空的异能者,听着还挺时髦的不是吗?”

——说了简直和没说一样。

“我还能回去吗?”

“当然可以。你只是个误入的过客,别太瞧得起自己啊三日月……好吧,补充,你是个误入的很帅的过客。”

“你是来干什么的。”

“我不是说过了吗?蝴蝶效应,牵一发则动全局。”

“……难道你想……”三日月觉得自己被吓到了。“这种事——”

“是药研的愿望。”鹤丸没有闪避他的注视,“他是我的委托人。而我的工作就是回到四十年前,从藤四郎家族的过去找到因,从而找到如何避开那场名为火灾的果……不是回到二十年前去阻止他们的家族旅行就可以,而是一定要回到四十年前——药研是这么跟我说的。”


——荒谬。


三日月觉得自己必须阻止鹤丸即将的所作所为。

这太荒谬了。无论是想要从过去改变未来的鹤丸,还是已经改变过另一个人的人生的五虎退……




“你是把自己当成最近大火的网页游戏主人公了吗?历史修正者?”


他努力让自己温和的面容看起来严肃些,希望鹤丸能就此收手,毕竟谁也不知道贸然行动会发生什么无可挽回的事。

可惜鹤丸毫不领情,他不以为意。


“修正藤四郎家族悲剧历史是药研的愿望。我只是拿钱办事而已,还能顺便救救人,有什么不好?”

“…………”

“干嘛这副表情。如果是被我的大义感动,你大可以直说嘛。”


——荒谬。


“……药研的愿望有你来听。那你的愿望呢?”

“我?”


鹤丸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他挑起眉,相对于男子来说有些纤细过头的眉形被扭曲成一个高高的弧度。


“我说我想做一个好人,你信吗。”

“意外简单呢。”

“因为我以前没得选啊,三日月………”


鹤丸莫名掐住了话头,在三日月疑惑的眼神下狡黠地眨眨眼。


“……医生。”




-TBC-



  1. 黄糖終楽。 转载了此文字